阅文垄断阴影中的网文作者,受困于孤岛

币游国际网

2021-05-28

  《赘婿》让资本很开心的一点是,很多人都因此吃上了肉。 这是衡量IP价值最重要的标准。

  这部剧改编自阅文集团作者“愤怒的香蕉”同名作品——相传阅文花4000万买下了这个IP,于是,当它播出时,出现在名头的署名是:本片改编自阅文集团作品《赘婿》。   阅文吃到了这口肉。 它花4000万买下这个IP,由自己投资的新丽传媒制作成影视剧,继而以更好的价格卖给了腾讯视频的竞争对手,爱奇艺。   双方没有透露这场交易的具体金额,但龚宇曾在2020年底爱奇艺调整VIP会员价格时谈到,“这是必然的涨价。 我们投入大量成本”,“(现在)版权采购一集两百万起,大家基本上能够看得上的剧都得两百万起,如果独播的可能要到六百万、八百万。

”  《赘婿》最终在爱奇艺独播,36集,保守一点,按照每集600万计算,爱奇艺需要为之支付的版权费,也超过了2个亿。

  不过为爱奇艺花的这点钱心疼,它也是这场游戏里的吃肉者——《赘婿》以一己之力撑起了爱奇艺2021年Q1财报。   龚宇在财报发布后的公开信中提到,“不管是从收视率还是商业化效率来看,《赘婿》都是一个不错的标杆”。 按照官方说法,这部爆款剧一度占领了约亿台设备的屏幕,截至收官,追剧会员会员账号数超过6400万,让该季度的峰值会员数升至去年Q1末的水平——当时可是疫情影响严重,线上娱乐消费需求暴涨的时期。

  Q1数据显示,爱奇艺订阅会员增长了360万,会员服务收入环比增长12%。 受财报影响,爱奇艺股价当天大涨11%,市值达到112亿美金——在这场一夜增值10亿美金的刺激游戏里,《赘婿》的贡献占了大头。   一个IP,从作家手里出售的价格,是4000万;从阅文手中出售的价格,是超2亿;在独播平台爱奇艺手里,它创造的间接收益,可能超过10亿美金。   期间,谁在吃肉,谁在喝汤,一目了然。

  阅文只想扮演那个吃肉的角色。

于是,强势管理网文作者,确保自己的行业垄断地位不动摇,并将优势延展到上下游,是它必须要做的事情。   3  繁花之下  人人都爱优质IP。 稀缺性和能量,为它打上了最迷人的钻石光环。

  而触发“55断更节”的那场合同风波,本质上是阅文集团对能否持续垄断IP生意的焦虑。

  为了守住江湖地位,阅文也在迭代。 风波之前的2020年4月底,此前掌管阅文集团的吴文辉团队被拿下,换成了腾讯的自己人程武。

在业内,这被认为是网文免费模式之于付费模式的胜利,也是新模式对旧模式的胜利。   吴文辉是网文江湖的鼻祖了,他一手开创的网文付费阅读模式,从2002年开始,掀起了浩浩荡荡的造富运动。

唐家三少、猫腻这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作者,成为这门生意最好的广告牌。 源源不断的新人涌入进来,他们在黑夜的电脑前独自码字,也期盼着自己有一天也名利双收。   但这个模式,也在逐渐祛魅。   阅文于2017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此后,其平均月均付费人数就开始连续几年下滑。 财报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其付费人数分别为1080万人次、980万人次和1020万人次,几年的数据,都不及2017年上市前的1110万次。

  对于阅文来说,好内容的成本太高了,羊毛只能出在羊身上。 从2018年到2020年,每名付费用户向阅文贡献的月平均收入,从元涨到了元。 有用户发现,唐家三少的热门作品《斗罗大陆》,700万字,付费阅读的成本,合人民币100元左右,比实体书店的同类产品贵出接近一半。

  对于用户而言,一边是持续上涨的网文阅读成本,一边是番茄小说等大量兴起的免费阅读平台,天平会偏向哪方,可想而知。

  阅文很聪明。

觉察到时代变化的脚步之后,吴文辉团队对旧模式的坚持,被它甩在了身后。 程武掌权之后,阅文加大对免费模式的探索,更高明的是,把自己变成腾讯“新文创”战略的一部分,更加高举高打——当网文行业的垄断者,得到“富一代”爸爸的战略性支持,江湖格局,便更难生出变数了。   清华出身的程武,其身份不仅仅是阅文集团CEO,还包括腾讯集团副总裁。

毫无疑问,相比专注网文的吴文辉,他能挥动更粗的大棒。

  他对“新文创”概念的定义,简单来说就是:打通腾讯内部资源,最大程度挖掘IP价值。   那家让阅文在今年Q1亏损44亿,又在去年12月背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50万罚单的新丽传媒,就是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在腾讯的理想链路中,阅文孵化IP是第一步,新丽传媒的改编制作是第二步,由此开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电影动漫和游戏,就是由此衍生而出的多重形式,它们终将在“变现”的终点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