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枢纽之城

币游国际网

2021-05-27

  作为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海上丝绸之路的东起航线,和青岛有着不可分开的渊源。 从徐福东渡的缘起,到板桥镇的500年辉煌,再到“奈何天”、“樱花泪”、“星条旗”,这条东方海上丝绸之路见证了一段兴衰历史。

  去年12月,市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提出,要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积极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日前,记者采访了市史志办、中国海洋大学、青岛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以期为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枢纽城市提供一些启示。

  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青岛基因”  提到先民的海洋足迹,市文物局原局长魏书训称:“海洋文化和海洋文明从某种程度上一直主导着青岛的整个历史进程。 ”  他的依据是,在青岛境内发现的北辛文化、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 “从7000年前北阡遗址中发现的大量贝壳,到大汶口时期胶州三里河遗址发现的深海鱼骨,再到以平度东岳石村命名的古老夏商‘岳石文化’,青岛不但具有黄河流域亚细亚农业文明共同的文化特征,同时也彰显了远古东夷文化鸟图腾的原始崇拜及海洋文明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足迹。 ”  正是海洋文化和海洋文明对青岛的主导,让“东方海上丝绸之路”得以在青岛起航。 青岛大学历史系教授郭泮溪说,海上丝绸之路有东海起航线和南海起航线两条主线路。

东海起航线以山东半岛沿海港口为起点,驶往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也被史学界称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

  郭泮溪以2005年胶州市赵家庄遗址的考古发掘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这次考古发掘中,在龙山文化地层发现了370粒炭化稻米和稻田、蓄水坑以及纵横交错的水沟等稻田遗存。

“这为研究稻作农业从中国南方传到胶东半岛,然后再由胶州一带出海口经海路向东传到朝鲜半岛及日本列岛这一传播路线,提供了有说服力的实证。 ”由此推断,距今4000年前,由胶州湾出海口辗转辽东半岛、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的“东方海上丝绸之路”已成雏形。   一条“”形滨海文明带  市史志办巡视员王现军用字母“”来形容青岛的滨海文明带。 “青岛地处中国与东亚各国海上交往的最前沿,一直是我国历史上海上贸易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自金口丁字湾的莲阴河口至海青的白马河与吉利河口,沿黄海岸线形成了全长730余公里的滨海文明带。

从空中鸟瞰以胶州湾为中心向东北和西南两端延伸的青岛滨海文明带,恰似一个大写的希腊字母‘’。

”  而在这条“”形滨海文明带上,胶州湾及沿岸的古港码头、琅琊古港区、大珠山古港区、板桥镇古港码头等,作为连通朝鲜半岛与日本列岛重要出海口,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产生与繁荣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至于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航线,历来有诸多争议。 市史志办调研员陈庆民认为,徐福船队东渡的航线,应该是“东方海上丝绸之路”,而徐福也被视为中国丝绸传播者和开拓“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先驱。   关于徐福船队东渡的航线,历史学者认为,其从琅琊港起航后,先后经过灵山湾、胶州湾,再循海岸线向东北航行至成山头,然后沿着胶东半岛北岸到芝罘。 “这段航线正是春秋战国后环绕胶东半岛航行的传统航线。 下一步航程则由芝罘沿半岛北岸到蓬莱,再从蓬莱经长岛群岛渡渤海,到辽东半岛南端的老铁山,然后沿着海岸线东航抵达鸭绿江口,再沿西朝鲜湾南下到朝鲜半岛东南部海岸。

随后借北风扬帆出发向南航行,过釜山海峡到对马岛、北九州海岸,再经关门海峡进入濑户内海,最后沿着大阪海湾南航入纪伊水道,到达熊野滩。

”陈庆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