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浦东新区开发开放的五大基本经验

币游国际网

2021-06-24

4月18日,浦东开发开放迎来30周年。

短短30年的历程,浦东从一个农田遍布的不便之地,变成了一个高楼林立、功能完善、四通八达、全球水准的现代化国际城区,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 截至目前,浦东新区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7万元,正在向2万亿大关的目标挺进。 浦东开发开放的成功实践,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更是中国制度、中国道路、中国智慧、中国力量的“真实写照”。 在浦东而立之年之际,客观理性地总结浦东开发开放的成功经验,在日趋复杂的全球化时代,对国家、城市发展均有十分重大的参考借鉴意义。

一是,坚定信心、改革开放,转危为机,是全球化时代任何一座城市乃至国家谋求发展的唯一出路。 如果回顾我国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国情和国际关系,尽管已实行改革开放国策快十年了,但当时正处于苏联东欧局势动荡、国际封锁制裁加剧、经济保守倾向依然明显的艰难时刻,正如“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有所作为”是当时邓小平同志经常强调的论点,而1990年实施的浦东开发开放战略,正是中央决定让中国冲破国际封锁、坚决奉行改革开放之路、探索市场经济制度、全面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让上海释放能量带动长三角和长江流域)的象征和标志。 这告诉我们,在国家危机面前,只有坚持解放思想、坚定信心、改革开放,才是一个国家和城市转危为机、谋求发展的唯一出路。

这一经验对当今疫情全球大流行和世界不确定性日趋增加的当下,更具有借鉴价值和启示作用。

二是,国家使命、地方担当,是推动城市快速转型发展的强大动力。 浦东开发开放战略的促成乃至取得如此辉煌的发展成就,既因为浦东开发开放从一开始就作为国家重大战略,承担着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快速发展、开拓国际经济关系、探索市场经济体系等国家级制度创新功能,因此浦东往往成为国家重大改革、重大制度、重大项目的承载之地,产生诸多全国“第一”,包括第一个金融贸易区、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家外资银行、第一家自贸试验区、第一家跨境贸易电商平台、第一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第一家自贸试验区新片区等,改革创新的效果比一般地区更加明显。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上海市领导班子和地方干部的使命担当精神、不计个人得失全心真心的奉献精神、勇猛精进的改革创新精神、精明睿智的世界发展眼光等,在浦东开发开放的始终,注入一股强大的发展动力。

一件接着一件办、一代接着一代干,最终成就了全球化的上海和浦东。 这告诉我们,对一个城市或地方的发展,国家使命很重要,而拥有敢想、敢闯、敢干的领导和干部队伍更加重要。 三是,全球标准,功能集聚,是提升全球经济地位的重要路径。

浦东开发开放战略的核心用意还在于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

因此,加大制度创新,促进经济增长成为浦东开发开放战略的第一要务。 但在此过程中,浦东新区并未走低水平重复的劳动密集型发展道路,而是向世界一流标准看齐,不管是城市形态规划、重大基础设施规划、产业规划、园区规划,都强调全球标准,全球招标,包括人才引进等。 更为重要的是,始终强调城市功能为引领,围绕金融、航运、贸易、经济、科技等核心功能来进行产业布局、制度创新,实现先进制造业和高端服务业齐头并进,从而提升城市的全球资源配置功能,进而带动和助推上海发展成为全球化的“五个中心”。 这告诉我们,一座真正强大的城市,关键在于城市核心功能要强大,要对全球资源发挥集聚、配置、辐射等作用,才会扮演全球“中心”角色。

四是,经济领先、社会跟进,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经济增长、社会滞后,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社会发育不足反而成为经济增长的制约因素。 而浦东新区的实践表明,按照“生产功能、城市功能、生活功能”协调发展的视角出发,从开发开放之初,就从体制、机制、政策上,充分保障社会建设与经济增长并重,为满足高端产业、高端人才以及外来人口的生活发展需求,加大高质量的教育、卫生、文化、体育、养老、社会保障、住房保障、社会组织等社会事业投资力度(适度引进高端国际化的教育、医疗、养老服务等),扩大公共服务供给,为经济发展配套供给高品质的社会服务保障。 尤其是近年来,在重大文化艺术设施、居民休闲旅游、社区居民生活服务、生态环境绿化、城市智能化管理等方面,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品牌,公共服务品质得到“质”的提升。

彻底改变了“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认识,反而在浦东新区工作居住成为人们生活品质化的象征、荣耀和追求。

这告诉我们,经济发展的目的是让人们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高度的社会文明、发达的社会服务、高集聚的“人气”,才是谋求高质量发展的正确路径。

五是,区划保障、协同创新,是不断激发内在活力的有效手段。 事实表明,制度创新是浦东开放开放的第一法宝,其中有两方面的制度创新尤为重要和关键,一方面,行政区划制度的改革创新,从最初的“四合一”(1993年撤销川沙县建制度,将其与黄浦、南市、杨浦三个区的浦东部分及原上海县的三林乡合并成立“浦东新区”)到后来的“二合一”(南汇区正式划入浦东新区)和乡镇区划合并调整、功能区设置、开发区与镇分工联动等改革,最大程度地消除了分散化政区对城市功能的阻隔效应,为资源整合、功能整合、区域整合发展提供了最大的制度保障。

另一方面,就是突出制度改革的集成创新和综合配套,如作为首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大力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实行大部门制、市场监管整合、公共服务供给、自贸试验区等同步配套改革,增强改革创新的系统性、协同性、整体性,减少了制度摩擦,放大了综合改革效应,激发了经济、社会活力的共同迸发。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新时代的浦东,必将在党中央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和全市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以更宽广的视野、更高的发展质量、更优的公共服务,创造更辉煌的未来,为上海“五个中心”和“全球卓越城市”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责编:实习生、轩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