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治建设为统领与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建构

币游国际网

2021-06-12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伟大成就的关键,就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始终以政治建设为统领,以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建设为根本,推动了中国国家现代化建设的高速度与高质量发展,推动了全国全党上下、社会各界人士自觉地认同并高度拥护基于中国共产党长期领导和执政的优良政治文化。

  一、旗帜鲜明地讲政治是政治建设的根本  旗帜鲜明地讲政治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 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事关统揽推进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

全面落实“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有赖于以政治建设为统领,以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为目标,以团结、统一、合力为取向,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以依规治党、从严治党为手段,在党内生活领域形成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格局,在国家生活领域形成坚持依法治国、坚持全国一盘棋思想的格局,以及将这二者有机连接并实现一体化融合的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格局的全面生成。

  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在各个历史时期,都高度重视党的政治建设,形成了讲政治的优良传统。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针对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后可能面临的“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的情况,特别提醒全党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攻击,“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因此,需要认真预防这种情况的出现,要时刻谨记“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巩固这个胜利,则是需要很久的时间和要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

”“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讲政治的核心,在于要有坚定的政治信仰,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有坚定的政治信仰,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指导,离不开坚定执行党的基本路线,离不开站稳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的政治立场。

  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首先在于必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决不允许背离党中央要求另搞一套,全党同志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始终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其次在于必须维护党的团结,不搞一言堂,决不允许在党内培植私人势力,坚决反对公开不说、私下乱说,会上不说、会下乱说,台上不说、台下乱说。 再次在于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贯彻集体领导与分工负责制,遵循组织程序,决不允许擅作主张、我行我素,重大问题该请示的请示,该汇报的汇报。 第四在于必须服从组织决定,决不允许搞非组织活动,不得跟组织讨价还价,不得违背组织决定。 第五在于必须要管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决不允许他们擅权干政、谋取私利。

  二、基于政治建设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内涵  以政治建设为统领,关键在于建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

中国共产党自诞生的那天起,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 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所肩负的职责和使命不仅在于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且在于与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一道,为创建一个美好的新世界而共同努力。

其独特性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是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

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先锋队,始终代表的是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将初心和使命转化为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发展目标与生动实践,其根本原因在于马克思主义政党“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这与只是代表部分团体和部分民众利益的西方现代政党形成了鲜明对比。   其次,中国共产党具备代表与表达、整合与分配、服务与引领的复合角色与功能。 中国共产党超越了现代西方政党只是充当部分民众与政治团体的“代表机构”和“表达工具”的角色定位,超越了西方现代政党只是具有“代表功能”和“表达功能”的功能定位,即萨托利所言的“政党首先且最主要的是表达的手段:它们是工具,是代理机构,通过表达人民的要求而代表他们……伴随着政治民主化过程,政党成为表达的手段”,而是具备了代表与表达、整合与分配、服务与引领三重角色与功能的复合定位,这是由中国共产党“理想信念宗旨”的先进性、纯洁性、坚定性以及“路线方针政策”的正确性、科学性、实践性而综合奠定的。

  第三,中国共产党集工具理性、价值理性与主体理性于一身。 中国共产党不仅只是作为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政党角色而存在,而且还作为由领导力量与建设力量铸就的主体理性的政党角色而存在,开创了人类政党与政治发展史上将政党主体理性、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有机结合的新型政党发展道路,创造了使命型政党与使命型政治相结合的人类社会新型政治发展形态。

  总之,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融性质、作用、角色、地位、使命、责任于一体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其所致力的政治是一个实现国家繁荣富强、民族伟大复兴、世界和平共荣的“使命——责任体制”新型政治形态。   三、建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途径思考  首先,通过最广泛地凝聚来自广大党员和全体人民的意志和智慧,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想转化为国家、社会和全体人民的政治理想,使政党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保持高度一致,进而达到将政党的发展目标与国家的发展目标、社会的发展目标、中华民族的发展目标有机连接和一体化融合之目的。

  其次,通过建立具有高度职业性、革命性、组织性、自觉性、纪律性、纯洁性、责任性、权威性、团结性、稳定性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家集团,以团结、统一、合力为取向,带领和组织广大党员队伍和人民群众,实现对国家和社会的统一领导,形成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领导力量和主体建设力量。

  第三,通过依规治党和全面从严治党的方式,始终保持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形成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不断创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具备强大凝聚力、战斗力、领导力、号召力、引领力的发展条件与内在动力。

  第四,通过加强民主集中制与依法治国的方式,不断探索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科学有效的权力制约监督和协调配套机制体系,不断完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整体性制度框架与机制体系,集聚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治国理政的持续内生动力。

  第五,通过把执政党建设成为有信仰、具使命、讲情感、常自新的具备高度主体理性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形成全党全国上下、社会各界人士自觉认同和高度拥护基于中国共产党长期领导和执政的优良政治文化,开创将优良的制度、崇高的党性与强大的组织三者有机结合的马克思主义使命型政党的新型发展道路,开辟“良知+良制+良治”的人类社会新型政治发展形态,完成将中国共产党实现人类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构建“自由人联合体”的美好理想变成现实之最终目标。   (作者为复旦大学大都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城市治理评论》主编)(责编:刘沛然、陈明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