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与梦想》大主题包容伟大时刻

币游国际网

2021-06-08

把伟人拉到一个凡人的视角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作品创作展播活动”的重点剧目,《光荣与梦想》全景展现了从20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国的社会状态,与时代中流砥柱激情昂扬、甘于奉献的精神面貌,讲述了中华民族如何“站起来”的艰辛历程,为荧屏注入了遒劲有力的风。 “时空不重要,我是从一个共产党人的家庭角色来进入他们的情感世界,这点比较重要。 ”刘江在提到自己是如何展现毛泽东与杨开慧的革命历程时这样说道。

在他看来,杨开慧虽然是一位革命者,但是她是以一个妻子身份给丈夫写着思念的诗,而毛泽东作为丈夫,同样思念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其实,刘江在这部戏里的创作初衷就是:以共产党人的情感世界来进入他们的革命岁月。

“我就是想把伟人拉到一个凡人的视角,一个普通家庭成员的视角,作为丈夫、作为妻子、作为父亲、作为母亲,而不是作为革命者、烈士来进行部署,这样能够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在采访中,刘江用杨开慧曾经写给毛泽东的那封信来说明自己的创作理念:“其实那封信最心碎的地方,是杨开慧写给毛泽东的信件,毛泽东一辈子都不知晓,也没有读到过。

信件1982年才被发现,而毛泽东1976年就去世了。

那么对于这个令人心碎的遗憾,我们在创作表达上,完成了一个似乎让他听到了的、一种来自意念上的‘穿越’。

这种遗憾的弥补,在艺术真实上是可以的。 ”按文艺作品的故事规律讲党史在刘江看来,他并不是要拍一部纪录片或者专题片,而是要拍一部有真情实感的故事片:“我们承载的载体虽然是党史,但是我们要按文艺作品的故事规律来讲述党史,那就要遵循故事规律做一些取舍的原则。

党史和故事是有很大区别的。

党史的主体是党,是抽象的一个主角,是一定的群像组成了一个抽象的党的概念。

可是故事是写人的,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这就是很大的不同。 ”但是如何把握文艺作品里的“故事”和“党史”的关系呢?刘江认为故事是来自生活,高于生活的,它甚至是给生活做一定的变形,才能反映生活本质。 然而党史是不能让人“变形”的,它是有据可查的,这个虚实之间是有冲突的地方的。

但是刘江想清楚了一点:“党史是作为我不能错的底线,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条。 另外所有的构成必须要用故事规律来写,用故事规律来写冲突,要有细节,要‘诗化’地去处理这个鸿篇巨制。 ”事实上,本剧中体现导演“诗化”手法的比比皆是。

例如毛泽东看到杨开慧的遗物,脑海中闪现着两人牵手的画面,又如李大钊走在刑场,导演提供了仰角的一个宏伟的后背画面……此外,刘江特意“用音乐参与叙事”,帮助他表现“诗化”的世界。 强调历史逻辑主副线并行这部剧的时间跨度是从建党到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 如何从浩繁的历史中找到电视剧的主线?这成了考验本片创作者的一大难题。 据刘江介绍,该剧按照毛泽东的视角讲故事,跟着毛泽东的成长走,“作为一个革命学生,从驱张开始,到知道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以及之后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再成为一个党员,完全按照这样一个主线脉络展开”。 但在刘江看来,这部戏并不是毛泽东的传记片,它展现的是有主次的群像。 毛泽东的革命历程作为主线把中国革命中的很多历史串了起来。

而其中,有一些人物在某些阶段是闪光的。 比如说在黄埔军校的陈赓就是闪光点之一;反对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领导工人运动,周恩来是一个主要的领导者。 刘江说:“大主题包容着各种故事,包容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高光时刻。

所以除了毛泽东的奋斗史,还串起了很多这样的单元,还有白求恩,还有很多小战士,比如说曹渊、卢德铭这些牺牲的共产党员。 ”让观众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在《光荣与梦想》中,很多以往影视作品较少提到的事件,此次也都被着重提到了。

提及原因,刘江说这些事件也是共产党的一个成长必经的历程,过去的故事很少提及,“所以说我们填补了一些空白。

国共有过合作,才会有清党、才有分裂、才有四一二……它是有形成的历史逻辑的”。

此外,这部剧中用了大量笔墨展现战争,刘江说此举的目的是让观众感受到什么是革命的氛围,也让观众感受到战争的残酷,“闹革命不是儿戏,不是请客吃饭,是抛头颅洒热血!如果我不这么去表现,你会理解不到他们的英勇。 比如像东征的时候,这些人这么年轻就上战场,大家会很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英勇,由内而发地对他们肃然起敬。

战争就是残酷的,不是说打两下就完了”。

全篇的“魂魄”就是初心刘江说“牺牲”是整部戏里很重要的主题。 我们都是非常爱惜自己生命的,可是共产党人可以为了一种别的东西,毅然放弃自己的生命。

在刘江看来,这些革命者没有一个是为了改变个人命运,没有一个是为了谋权谋利。

其中一些人衣食无忧,但却为了理想可以放弃生命。

他们的理想就是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去创造一个新世界。

“这个其实就是咱们今天讲的初心,我们整个全篇的‘魂魄’就是要表达这个东西。

我们为什么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讲,就是告诉观众,这些人不是神仙大圣,他是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刘江说。 从无到有“摸着石头过河”据刘江介绍,《光荣与梦想》有900多个场景,没有主场景。

他们包揽了横店所有场景,还辗转9个地方。 难度非常大,该剧组1600多人,400多个角色,还要反季节拍摄。 夏天天气非常炎热,因为剧情需要,演员们还要穿上厚衣服,团队中每天有二三十人中暑,有人专门负责天天往医院送人。 但这样大家都克服了,这一点和剧中人一样,他们也是有着内心的理想,所以才能坚持下来,苦一点不算什么。

刘江说剧本是从去年春节后开始写,一直到7月开机前写完。

编剧也瘦了十多斤。

而作为导演的他,脑子也始终没停过,包括在做后期的剪辑过程中,用哪个音乐、用什么样的音乐,脑中一直伴随着这些问题,“我也是不断总结经验,摸着石头过河,才有了现在完成的这个效果”。

文/记者杨文杰。